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
主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 >
电信诈骗犯罪的克星
2016-11-07 12:00 | 来源: | 作者:

  上图 陈学荣(左)带队抓捕犯罪嫌疑人。  下图 陈学荣(右)与战友在研究案情。

  陈学荣,男,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打击通信网络诈骗专业队负责人。1988年从警以来,他一直奋战在刑侦一线,用智慧、责任、进取诠释着如东公安刑侦本色,先后被江苏省公安厅评为“平安创建”先进个人,5次荣立个人三等功。2015年3月,被评为南通十佳最帅(靓)刑警

  □ 文/图 本报记者  马 超

  本报通讯员 曹钰华 潘陆源

  谁才是这起诈骗案的元凶?陈学荣不知道在心头这样问过自己多少遍。

  从警28年的陈学荣,在刑侦岗位上干了25年。2009年,41岁的他挑起打击电信网络诈骗专业队负责人的担子。近3年来,他先后破获电信网络诈骗案98起,带破外省同类案件200余起,打掉犯罪团伙15个,追赃近300万元,也因此在南通警界得名“诈骗克星”。

  与骗子拼速度的“飞人”

  9月28日,记者见到陈学荣时,他正在收拾行囊,准备赶赴湖北对一个涉嫌犯罪团伙实施抓捕。

  “与犯罪嫌疑人拼的就是速度,电信网络诈骗不同于一般案件,要以快制快。”陈学荣说,“手机24小时开机,三更半夜被喊出家门也是常有的事儿”。 

  2012年12月14日19时许,家住如东县掘港镇的徐某报警称其当天下午收到一条“中行E令升级”短信后未加思索,就登录短信所提供的网站进行了升级操作,后发现其公司账户被人转走63.8万元。

  为了跟犯罪分子抢时间,陈学荣迅速联系银行启动警银协作绿色通道,最终在两小时后将嫌疑人没来得及取现的9万余元赃款进行紧急止付。

  “这种紧急止付是临时的,必须凭公安机关的冻结文书到开户行才能将钱款完全冻结住。”陈学荣说。

  第二天凌晨2点,他带人从如东赶到上海浦东机场,乘第一班飞机飞赴厦门,将这9万余元赃款成功冻结,但陈学荣没有就此罢手,他在2013年春节前后两次带领专案组远赴广东、福建开展侦查工作,白天跑银行调资料、与协侦单位面商、外出侦查,晚上看监控视频、研究案情、制定侦查方案,通过分析研判,最终在厦门警方配合下,抓获了3名犯罪嫌疑人,追回被骗赃款63.8万元。

  2014年12月底,刚从广西侦办案件回来的陈学荣在研究案情时发现,如东县居民顾某被人以网上发布虚假出售二手车信息骗走6000元的案件又有了新动向。

  随后,他只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就匆匆忙忙带队赶赴湖南邵阳开展进一步侦查工作,仅用5天时间就成功锁定涉案窝点,一举抓获谭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成功摧毁了一个以收取订金、购车首付、送车费、保证金等形式实施诈骗的犯罪团伙,诈骗金额高达53万余元。

  陈学荣为了破获电信诈骗案件,出过很多差,国内32个省份都留有他破案的足迹,是个名副其实的“飞人”。在陈学荣的办公室,始终放有一个简单的行李包,有几件换洗衣服和充电宝等“装备”,随时准备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仅2015年,他就整整在外出差186天,这种把“旅馆当办公室”、把“车座当床铺”“泡面搭档就是饭”已是他的工作常态。

  “为了守好群众的钱袋子,他不在办案现场,就在办案的路上,犹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主抓刑侦工作的如东县公安局副局长缪晓建这样评价“飞人”陈学荣。

  专啃硬骨头的“猎手”

  在打击电信网络诈骗这一领域摸爬滚打了六七年,陈学荣最大的感悟是:要想抓到狐狸,猎人就要比狐狸更精明。

  “当初,我也是赶鸭子上架,一开始接触这类诈骗案件,两眼一抹黑,无从下手。”陈学荣说。作为一名“新兵”,他认为电信网络诈骗手段科技含量高,不仅要有法律知识,还要懂得电信服务、网络传输、银行业务等方面的知识。

  因此,他虚心向身边的电脑高手学、向银行人员学,甚至是向犯罪分子学。每次抓到犯罪嫌疑人,他在审讯中都要详细询问一些技术上的细节问题。

  陈学荣告诉记者,“深入研究同类案件是关键,从中找出规律和破绽。”2014年初,在江苏省公安厅部署开展打击“两盗一骗”专项斗争中,他们把一起以“邮包藏毒”实施诈骗的案件作为主攻目标。“当时,这个案件中犯罪分子首次使用了改号软件等新型犯罪手段,在全省没有侦破的先例,极具挑战性。”

  在南通发生的40余起同类案件,都交给了如东警方来串案侦查。随着侦查的深入,陈学荣发现该串案件并不是由集团型的犯罪团伙完成,而是由各自独立的网络平台支撑组、电话诈骗组、专业取款组、专业办卡组通过产业链方式运作的。既然这些团伙是各自独立的,那他们之间必然会有某种联系。

  为此,陈学荣和侦查人员两去上海、三下福建,一次又一次地追踪研判,诈骗分子的一个疏忽让他找到了该串案件的突破点。由此,他们扩展研判出57个电话诈骗组、3个专业取款组以及网络平台组、呼转平台组和若干个专业办卡组的线索,江苏省公安厅也将此系列电信诈骗案件定为“4·4”专案重点挂牌督办。

  最终,他们经过80多天的不懈努力,在福建、湖南、浙江、江西等地先后成功摧毁电信诈骗团伙6个,抓获实施犯罪嫌疑人30名,一举破获南通本地“邮包藏毒”“信用卡透支”系列诈骗案件40余起,并从中带破本省及外省案件100余起。

  徒弟顾琦说,老刑侦都有股专挑“硬骨头”啃的拼劲,陈学荣就是一个典型代表。他所撰写的《当前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特点分析和打防建议》《浅谈发现和识别流窜犯罪人员的方法和技巧》等经验启示,成为年轻民警学习的“实用宝典”。

  这些年来,陈学荣带领打击通信网络诈骗专业队积极开展案件梳理分析和串并侦查,不断总结以往侦办该类案件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创新侦破思路,改变过去发生大案、系列案件被动出击的战法,实战探索出一条以刑侦小平台为基础、实时性研判为支撑、合成快速反应为机制的“以快打快、直捣窝点、抓贼拿赃”的主动出击战法。

  只为天下没有骗子

  “其实,侦破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没有那么‘高大上’,责任心是最主要的。”陈学荣说,大案盯案不放和小案主动出击是他们打击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收获成功的要诀。

  2015年4月8日下午15时,如东县掘港镇黄某报警称当天下午被人冒充如东公安消防大队的李队长,要求其帮着从厂家直接购买军用帐篷,直到他往冒充供货商的嫌疑人所提供的银行卡里汇入67200元,才发现上当受骗了。

  “必须尽快抓到嫌疑人,不能再让第二个人上当受骗。”案件分析会上,陈学荣与大家统一思想。随后,通过侦查发现,犯罪嫌疑人落脚点在河南省漯河市,便让受害人继续与骗子周旋。次日凌晨2时,陈学荣带队赶到800多公里外的漯河市,连夜开展侦查工作。几经周折,最终与浙江临安警方一起将该诈骗团伙摧毁。

  长期在外奔波,遭遇恐吓、威胁和交通危险也是常有的事。谈起惊心动魄的经历当数2013年,陈学荣去湖南大山里抓捕一个女嫌疑人。他在押着嫌疑人从渡船上下来时,险些被嫌疑人丈夫撞到水库里去。好在陈学荣一直小心防备,一个侧身让掉了男子的撞劲,随即转身将其制服,最后成功地将嫌疑人押解回如东。

  这些年侦办案件的过程中,陈学荣承受过难以想象的困难和危险:在福建龙岩,他连续3天凌晨驱车进山,蹲守在半山腰的山洼里等待嫌疑人的出现;在广东深圳,他冒着11年不遇的暴雨在电梯停运的情况下,步行上下十四层高楼进行侦查和蹲守;在广西宾阳,他冒着被犯罪分子围攻殴打的危险,深夜进入村寨进行侦查;在湖南邵阳,他在邵水河畔来回转悠3天3夜,设法追踪到嫌疑人的作案窝点……

  针对不同诈骗案件的特点,陈学荣潜心研究实战技法,综合运用传统经验和信息化手段,探寻侦查切入口,破解抓捕难点,一次又一次啃下“硬骨头”。2013年,他破获在当地轰动一时的徐某被骗案;2014年,他破获江苏省公安厅挂牌督办的“邮包藏毒”诈骗案、盗用QQ实施诈骗案;2014年12月底,仅用5天就破获了诈骗金额高达53万余元的网上发布虚假出售二手车信息的诈骗案件。

  让骗子不敢骗骗不走

  □ 口述:陈学荣

  整理:本报记者  马 超

  本报通讯员 曹钰华

  “干刑警,就要有股敢闯敢拼的劲头!”1988年从警后,我先后在如东县兵房和环北两个派出所的治安、户籍岗位上干过,自1990年底调入掘港派出所就一直在刑侦岗位上工作。

  当时,我作为年轻人之一既是现场勘查员又是侦查员,常常是接到报警就拎起勘查箱出现场,回到所里放下勘查箱就审查犯罪嫌疑人,忙得是不亦乐乎。我们每年都要抓获犯罪嫌疑人一两百人,破案四五百起。正因为我踏实苦干、拓展求新、务求实效的工作态度,领导才敢于把大要案件交给我去办。所以,我在刑侦岗位上摸爬滚打了20多年,深深感到自己肩头的担子有多重,也只有担当起这份责任,才无愧于这身警服!

  实战经验证明,“打击是最好的防范”。这些年我带领打击通信网络诈骗专业队不断总结以往侦办该类案件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实战探索出一条以刑侦小平台为基础、实时性研判为支撑、合成快速反应为机制的主动出击战法,啃掉了一个又一个的“硬骨头”。追赃难是通信网络诈骗案件的一大特点。群众看公安,关键看破案;失主评公安,关键看追赃。我们力争将每一起案件破案的句号画在追赃之后,最大限度挽回群众的经济损失,坚决守卫在群众的心坎里。

  刀不磨要生锈,人不学要落后。我与“通信网络诈骗案件专家”还有很大的距离,特别在应对信息化程度更高、作案手段更隐秘的通信网络诈骗案件时,还感到力有不逮、捉襟见肘,还需要和战友们一起集思广益、共研对策,共同构筑预防打击通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铜墙铁网,让诈骗犯罪分子“闻警色变”,对如东地区“不敢骗、骗不走、骗了要后悔一辈子”。这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心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