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
主页 > 新闻 >
重庆姐弟坠亡案:恶魔情侣双双死刑,没有目击证人是如何破案的?
2021-12-29 18:10 |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作者:毒哥&玉成

来源:毒鸡汤(ID:Du-JiTang)
 
1
2020年11月2日下午3时,重庆市南岸区锦江华府小区,突然传来两声巨响,人们循声找去,却看到了极为虐心的一幕:两名幼童倒在了血泊之中,形容凄惨,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不久之后,一名身穿睡衣的男子匆匆跑到现场,拖鞋都跑掉了一只,看上去十分仓皇,他一看见孩子的尸体,马上瘫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表情十分痛苦,不断用头撞墙,脸都划出了血口子。
这下,原本还想指责男子没照顾好孩子的警察和群众,纷纷被他的悲痛情绪感染了,转而安抚起了这名刚失去孩子的父亲(像不像林生斌?)。
这名男子名叫张波,是孩子们的亲生父亲,去世的两名孩子当中,姐姐名叫雪雪,当时两岁半,弟弟名叫洋洋,不到一岁半。
根据小区的户型设计,次卧带有一个飘窗,原本飘窗上装有大约1米高的金属护栏,但不少住户在装修过程中都选择把护栏锯掉,张波家就属于这个情况,所以案件刚发生时,大家都以为孩子是在爬飘窗的过程中意外坠亡的。
 
然而,世事就是如此出人意表。
昨天上午,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姐弟坠亡案进行了审理,一审宣判孩子生父张波,以及其情人叶诚尘故意杀人罪成立,二人均被处以死刑。
 
孩子的死根本就不是意外,而是被谋杀的,而且杀人凶手,正是当初那个看起来悲痛欲绝、凭演技骗过所有人的亲生父亲。
原来,当初张波趁着家中没有其他人,就将两名孩子带到次卧飘窗,然后抓住孩子们的腿,从飘窗中扔了出去,制造孩子意外坠亡的假象。
这剧情,这恶毒程度,比林生斌还要恐怖,不过今天我们不光讨论人性,还得讨论科学,这样一起发生在私人住宅,没有目击证人,而且极难判断是意外还是谋杀的案件,究竟是怎么样得以侦破的?
2
儿童坠楼事件,每年各地其实都会发生,也许正因为这样,张波便以为借着“意外”之名,就能轻松逃过法律制裁了,殊不知根据程序,只要涉及非正常死亡,警方都需通过现场勘查,来判断是否存在刑事案件的可能。
而那次现场勘查,也是他阴谋暴露的第一个关键点。
据当事警员透露,张波在失去孩子后“悲痛欲绝”的表现,不仅骗过了孩子的母亲和围观群众,就连警员们在第一时间,也是没有怀疑过他的,但是在勘查现场的过程中,警方发现了重大的疑点。
首先,飘窗的高度,和孩子们能够翻过的高度严重不符。
根据设计,房子次卧的飘窗离地近40厘米,飘窗上的窗户是推拉窗,离飘窗也有40厘米,离地面则有80厘米高。
而两名孩子,只有一两岁大,一般情况下,两岁半的女童,身高只有90厘米左右,一岁半的男童,更是只有80厘米。
如果说姐姐雪雪还可能不慎掉落,那么弟弟洋洋,连爬上飘窗都困难,更别说还能翻窗再掉下去了。而且二人坠落的时间非常接近,怎么看都不太像是意外。
更进一步实锤的是,警方勘探孩子坠落的房间,发现根本没有孩子攀爬、坠落的痕迹。
但凡是意外坠落,由于各种力的作用,人会在地板、飘窗、窗台等地方留下痕迹,尤其还是小孩子,必定会挣扎,留下些划痕、纤维什么的,但张波家的那个飘窗,显得非常“干净”,一连掉下两个孩子,却几乎什么痕迹都没有。
到这里,警方已经基本确认这是刑案了。
看到这,大概会有人问,如果当初张波“聪明”一点,伪造一些痕迹,是不是就能糊弄过去了?
并不是,因为警方还有更科学的手段:测距。
这就是物理知识了,当物体从高空掉落,由于高度、初始作用力、力的方向不一样,最终坠落的位置也肯定不一样。在刑侦领域,通过物理测试而确定掷物的高度和位置的方法,叫做“诺曼任务”。
 
诺曼任务的具体操作过程,在老港剧《法证先锋》里就有出现过,可见这是一种非常经典的侦查手段,在剧里,探员们通过投掷等重沙包来模拟现场,最终确定凶手所在的楼层。
 
而现在AI技术这么发达,连投沙包都省了,而是通过更严谨的模拟系统来确定,只要输入关键数据,初始的高度、角度,是自然坠落还是被人扔下,基本一清二楚。
因此,就算张波再处心积虑伪造“意外”现场,在现代技术面前,还是显得如此拙劣。
当然了,到了这一步,只能确定案子不是意外,不能确定凶手究竟是谁,下一步,就是网络技术发威的时候了。
3
如果有人问,这世上有什么东西,最能看透人的内心,那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们的手机。
在手机和无处不在的网络面前,普通人是没什么真正的隐私可言的,这在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件坏事,不过,对于刑侦破案来说,是一件好事。
在确定案子不是意外之后,警方开始排查有作案动机的人,由于张波和孩子生母陈霖霖已经分居,两人因为孩子抚养权、抚养费等问题闹过不愉快,案发时张波又是唯一一个在场的大人,所以他成为了警方重点怀疑的对象。
有了思路,接下来就好办了,警方依法调查了张波的手机和社交账号,恢复了1.7万条聊天记录,最终找到了他的作案动机。
原来,张波在还没离婚前,就认识了女网友叶诚尘,两人奔现之后,很快发展成了情人关系。
2020年2月,张波与妻子协议离婚,与此同时,也计划着和叶诚尘“转正”的事情。
然而,叶诚尘对于张波的两个孩子非常抗拒,虽然根据离婚协议,女儿雪雪将由生母抚养,儿子洋洋也只会在6岁前留在父亲身边,然而叶诚尘还是说服张波,“除掉”孩子才是最好的方法。
几乎在协议离婚的同时,二人便已开始制定杀害孩子的计划。
原本,张波对于杀子还比较犹豫,但叶诚尘多次催促:
“反正有娃儿我是接受不了的,你马上把娃儿解决了就行了。”
“本来就不该存在呀他们。”
“有他们在我们不会幸福。”
叶诚尘还多次通过自残等形式,逼张波就范,在微信里不断给张波设置“截止日期”,案发当天,她在和张波的视频聊天时割腕自残,最终促使张波作出了丧尽天良的行为。
1.7万条聊天记录,将二人的犯罪动机、合谋过程都展现得清清楚楚,张波既蠢且坏,叶诚尘则是纯粹的恶毒恐怖,最终法院将二人判定为同等责任,双双获得死刑。
如果不是有现代的网络技术,这二人的隐秘关系和合谋过程,恐怕得石沉大海了。
这也提醒了那些潜在犯罪者:别以为自己的行为真的神不知鬼不觉,在技术面前,个人的所有痕迹,早就被洞悉得无所遁形,只是如果我们遵纪守法的话,也没人会对这些痕迹有兴趣而已。
4
不得不说,这起杀子案的前因后果,非常令人愤怒和痛心,唯一庆幸的是,凶手终于被绳之以法了。
纵观案子侦破的过程,没有人证,物证(聊天记录)被删除,凶手演技满分,就连“孩子意外掉下飘窗”的说法,听上去也是如此合理。要是当初警方粗心一点,或者技术没那么完善,分分钟就能让人逍遥法外了。
张波和叶诚尘的计划,在个人的角度来说,其实算是比较缜密的,时间和地点都精心选过,但是在刑侦技术面前,依然显得如此拙劣,最核心的破案过程,其实只用了10天。
所以也说明了,现代人想犯罪之后逍遥法外,基本上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这不是一个罪犯VS三两个警员,而是个人VS整个现代刑侦体系,警方那边,既有先进的理论和科技,又有无数警员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个人智慧再高,总是有无法征服的盲点的,比如物理定律、精确到微米的生物痕迹、情绪反应等等。
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为什么现在的很多网络小作文不可信:
因为正常人如果遇到问题,第一反应肯定是报警,只有做贼心虚的人,才不去报警,反而花大把时间写小作文,操控舆论,毕竟吃瓜群众好糊弄,警方的电子显微镜可糊弄不了。
所以也给所有人提一个醒,恢恢的天网早已织就,别自认看过几部悬疑电影,就真的是犯罪大师了。
个人的能力在科技面前,真的弟弟都不是,不作恶,才是得到救赎的唯一办法。
 
作者:毒哥&玉成
来源:毒鸡汤(ID:Du-JiTang)
 
别怪我毒舌,生活比我的话更刻薄。负能量也是鸡汤,只不过它更真实。毒哥新书《别装得无懈可击,却活得软弱无力》热卖中。
 
#重庆姐弟被生父从楼上扔下坠亡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