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
主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 >
翻栅栏堵新人抢红包 "职业红包人"月收入上千
2016-05-30 16:45 | 来源: | 作者:

  “守株待兔”要红包

  每逢新人结婚,按照习俗,讨要和发放红包历来意味着喜庆。但是,达州市人民广场上,有一群专门讨要红包的“职业红包人”,他们几乎每天都风雨无阻地聚集在这里“守株待兔”,等待着一对对新人,伸手讨要红包。新人简单的拒绝,已经拦不住这些“职业红包人”,他们会一路跟随索要,甚至彼此发生抓扯。

  成都商报记者经过多日蹲守暗访,不仅见证了这些人索要红包的过程,而且还了解到他们月收入轻松上千元。尽管市民和新人们厌烦这种行为,但是因为难以定性且没有人报案,相关部门也只能加强巡逻和劝导。

  暗访

  现象一:带着小孩讨红包 一个不够还要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记者前往达州市人民广场,上午10点刚过,恰逢一组婚车出现,新郎刚刚下车,就有几位讨要红包的人围了上来。记者注意到,因为身着礼服,新郎本人所带红包个数有限,很快便被分光。

  新人一行刚走没几步,坐在广场花台上的几个人开始了第二轮讨要,伴郎刚刚递给新郎的一摞红包再次被分光。但这次他们并没有立即散去,其中一位穿红衣服的女子在收取了红包之后,明确表示红包给少了,“只拿到一个”,看到新人迟迟没给,红衣女子把小孩推到自己身前拦住新人,反复要求给小孩也拿一个红包。

  等其他抢红包的人散去之后,妇女继续拉着小孩走到新郎面前索要红包。伴郎看不下去,给了红衣女子一个红包,但该女子还没有走的意思,再次问:“还有没有?”

  现象二:红包只有一元钱 抱怨不够吃包子

  在一次暗访中,“职业红包人”中的一位老太太因为行动迟缓没有抢到红包,在新郎新娘下车到湿地公园留影的时候,老太太一直跟随新人索要红包,导致一对新人无法拍照。一旁的伴郎见状,给了一个红包试图将其支开,但老太太竟反问新人:“就一个红包啊?还有没有?”无论新郎新娘走到哪,她都一路紧紧跟随。随后,新人一行简单拍了几张照片后匆匆离开。在随后的时间里,她继续在广场上转悠,10点30分左右,又一对新人到达开始拍照,老太太直接闯入镜头导致无法拍摄,伴郎和众亲戚给了几个红包后告诉老太“红包发完了”。但是,老太太看见亲戚队伍中一名女子的皮包内还有红包,便拆开自己讨到的红包大声抱怨:“一元钱,就是半个红包,这算什么,还吃不上一个包子。”

  现象三:翻栅栏抢红包 为讨红包发生抓扯

  28日上午,一组婚车刚刚停在人民广场的公路对面,眼见婚车到来,正在广场上的“职业红包人”迅速翻过公路中间的栅栏,上前围堵新人。由于场面混乱,其中一名女子一次讨要到了两个红包,而另一名中年男子一个也没要到。中年男子似乎对此不满,转身拉扯身边女子手中的红包,女子推开中年男子:“你拉我干啥子?”但中年男子不依不饶,两人为此发生抓扯。

  此时恰逢另一组婚车到达,两名抢红包的也迅速停止了抓扯,重新上来围堵新人,新郎似乎早有准备,撒出一把红包后试图趁众人争抢时赶紧离开,但刚才那名女子迅速堵了上去说:“弟弟给姐姐发个红包嘛,姐姐刚刚没抢到。”在新郎庞先生连续给了四个红包后,这名女子这才让出路来。等两组婚车开走之后,女子把抢到的红包拿出来清点,大概有20个左右的红包,大部分都是2元钱。

  吐槽

  新人:发红包本来很喜庆 但强行讨要让人心烦

  面对记者的采访,新郎庞先生表示,结婚当天发放红包,本来是件喜庆事,按照老人的说法“要到红包的就可以沾点喜气”,但是人民广场上的这些“职业红包人”,如果能够文明一些,自己分发红包也是乐意的。但从下车起就一直遭遇围堵,严重影响到自己拍摄外景,简直就是添乱,就让人厌恶,“有些(讨要红包者)要了又来要,不给就不走,甚至直接伸手抓抢,性质就变了”。新郎古先生也说,自己当天本来准备按照当地习惯,和伴郎伴娘以及一帮朋友去人民广场拍一组迎亲过程中的外景照片,结果全程都有人上前讨要红包,而且“不给不走,要了还要”。其中一位老太太连续跟他要了三次,“我都能认出她了,她还非说她没有抢到”。因为一直被讨要者“骚扰”,古先生一行匆匆拍了几张照片就离开了。

  另一位市民周先生则表示,自己结婚时遭遇过更过分的事情,“一群人把车门堵住,不给红包连车都下不了”。他只得摇下车窗撒出一把红包,才趁乱下了车。周围商家还告诉记者,此前还发生过因为没有讨要到红包就咒骂新郎新娘而发生口角的事情。

  调查

  以老人为主 逐渐形成“职业”讨要人

  人民广场地处达州市人民政府对面,是当地市民休闲跳舞的地方,因为人多热闹,一直是很多年轻人结婚时婚车必经之地,主要是到此拍下一些视频和照片作为结婚纪念。

  据了解,人民广场的“职业红包人”大约始于2009年,因为这一年,人民广场周边修建起了绿化休息区,很多人都聚集在这里娱乐休息。市民回忆,最初是零星老人上前讨要,后来更多的老人加入,到了现在,也有一些中年男子和妇女参与其中,并且形成了至少十位长期蹲守的“熟面孔”,不少人月收入轻松上千元。

  从23日到29日,记者在近一周的走访中发现,每天都有十来个人前来讨要红包,周围市民说:“这些人就是专业要红包的”。记者注意到,一位老太太几乎每天准时出现,和其他人成群出现不同,她每次都独来独往。在攀谈中,老太太自称姓宋,来自山东,今年74岁。儿子和媳妇都在达州当地工作,她在达州生活了五年多。记者问及为啥讨要红包,老太太自称身体有病,除了讨要红包,也会捡拾废品。

  一位陈姓女子告诉记者,自己没有上班,每天固定带着小孩前来讨要红包,多的时候比如重大节日或者“当天日子好的时候(吉日)”能要到上百元,少则也能要到一二十元。旁边的讨要者说:“带着娃娃要红包更好要,而且可以多要几个。”

  说法

  派出所:如果行为涉嫌违法,将依法处理

  辖区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还没有人因为抢红包发生纠纷到派出所解决的,也没有接到新人前来报案的。此前在接到周围市民的情况反映后,派出所还多次派出工作人员前往查看。辖区派出所所长李平表示,这些人要红包确实已成现象,严格来说是一种乞讨行为,如果其行为有过分之处并涉嫌违法的话,将对这些人进行依法处理。但仅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派出所对其行为也无法认定为违法。此外,派出所曾经考虑过驱赶这些人以维护广场正常秩序,但是他们混杂于普通市民之间,“总不可能把所有人都赶走,而且大多都是老人”。

  记者从周围居民处了解到,此前社区也曾试图对这些讨要红包者进行处理,但因为主要是老人,社区也只能对其劝导教育。昨日,记者联系上当地街办,接电话的值班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已经了解此事。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