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
主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 >
名牌大学校友变雌雄大盗 染赌瘾输家产连环诈骗
2016-06-29 07:29 | 来源: | 作者:

  他们本是一对令人羡慕的夫妻,同为名牌大学校友,毕业后不久就步入婚姻的殿堂,有着体面的工作、丰厚的报酬。

  可他们却也是一对令人咋舌的夫妻,因为染上赌瘾,不仅输光家产,还干起了诈骗的勾当——只是通过一个豪车的车牌号,就顺利得手数十万元。

  近日,厦门中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惊人的信用卡诈骗案,夫妻俩分别被判有期徒刑十三年和六年,并处相应罚金。

  邪念:盯上豪车 购买车主信息

  一个车牌号引发的信用卡套现案件是如何发生的?

  男子章某供述,2014年4月的一天,他在厦门白鹭洲路边闲逛,看见了一部豪车。“开豪车的车主,一定会有高额信用卡!”章某有了这个念头后,立即记住了那部车的车牌号。接下来,他进行了一系列堪称天衣无缝的连环动作。

  章某先在网上通过不法商贩,买到了该豪车的车主姓名、身份证号码等信息,发现车主叫龚某某。

  接着,他又花钱在网上找不法商贩购买了龚某某的征信信息报告。这份报告显示,龚某某的名下有一张授信额度为20万元的信用卡。

  作案:连环诈骗 获得车主信用卡

  随后,章某便拨打银行客服电话,把卡主身份证号报给客服,假装询问自己的信用卡是否欠款。

  为了获得龚某某信用卡的卡号,章某欺骗客服说:“我要还款但没有带卡,请你帮忙报下我的卡号。”结果,银行客服在简单询问后就说出了卡号。

  有了卡主的身份信息、信用卡卡号、联系电话后,章某和妻子吴某又找人办理了虚假身份证——上面的姓名和身份证号均为龚某某的真实信息,但照片却是他自己的。

  如何拿到信用卡是下一步的关键。首先,夫妻二人持着龚某某的假身份证到通讯营业厅挂失了龚某某的手机卡,补办出新的手机卡。

  然后,章某使用该手机卡联系银行客服人员,把卡主信用卡的联系地址、捆绑电话等都进行了变更。

  最后,章某再打电话要求挂失补办信用卡。当新信用卡办理出来后,银行通过短信通知到章某更改过的手机号码上。

  疯狂:三个月内 盗取57万余元

  一拿到信用卡,夫妻俩便进行非法套现。让两人“喜出望外”的是,卡主龚某某原本在这张信用卡上还有30万元存款。他们将大部分存款与授信款一并套现出来,共计45万元。

  这笔巨款让章某和吴某顿时尝到了甜头,利欲熏心的两人,幻想着以同样的手法继续作案。他们发现一些高档住宅区的信箱管理并不严格,稍微一撬就能打开信箱拿到业主的邮件,而不少银行的信用卡都以邮寄的方式交付给卡主。

  就这样,两人又轻而易举地拿到了十几家银行寄给卡主的多张信用卡。他们故伎重施,上网购买卡主征信信息,办理虚假身份证,到营业厅挂失手机号码,到发卡银行补办信用卡。

  从2014年4月到7月,章某、吴某共同以上述方式作案5起,套取他人信用卡内金额共计人民币57万余元。

  在诈骗过程中,章某负责购买征信信息、办理假身份证、冒领信用卡并盗刷;而妻子吴某也充当了诈骗帮凶,她负责拨打客服电话,套取卡主人身份信息,还伙同丈夫一起办理假身份证和刷卡消费。

  唏嘘:法律高材生 沦为诈骗犯

  章某出生在浙江省宁波市一个小康之家,毕业于某名牌大学法律系,曾就职于浙江省一家知名的律师事务所,是一位年收入数十万元的律师。吴某和丈夫毕业于同一所名牌大学,曾就职于宁波一家国企。

  两人大学毕业后不久就结了婚。婚后,章某很快就成了一位高收入的“金领”,丰厚的收入,为他们带来了多套房产和高档轿车。因为妻子孕后得了抑郁症,章某便寻思带她去澳门的赌场散散心。这一“散”,却让自己染上了赌瘾。

  输光家产后,章某又利用自己的信用卡筹集赌资。他拿着自己名下的15张信用卡疯狂套现,一套竟套取了195万多元。这些套现的钱,又全被他赌光了。

  得知丈夫还不起套现的钱后,吴某决定和他一起跑路。前年4月,两人来到厦门后,章某开始计划利用假身份证冒领信用卡,然后盗刷套现。

  章某向妻子提出自己的盗刷设想后,“因为爱情”,吴某立即同意配合。不过,最终她还是后悔了——在法庭上,她感慨地说:“如果我有错,那就是我爱错了人。”

  近日,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章某夫妻二人犯信用卡诈骗罪,分别判处被告人章某、吴某有期徒刑十三年、六年,并处相应罚金。

  评论

  防不胜防?还是漏洞太多?

  最近正在上映的《惊天魔盗团2》,讲述的也是关于高智商犯罪的故事。很多人看完,可能都会觉得意犹未尽,惊叹于影片中那些角色的“绝活”。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可如果当影片中的“艺术”真的发生在你的现实生活中时,你是否又会感到一丝恐惧?只是因为车牌号被人看了一眼,卡里的钱就不声不响地飞入了骗子的口袋里。这时,受害者的内心戏,不单单是拍拍脑袋,大喊一声“防不胜防啊”,更多的是出于对骗子的痛恨。

  然而,痛恨之余,难道就没别的了吗?看完章某夫妻俩的“套路”,我们不妨来帮忙找找茬。

  首先,车主的信息为何轻易地就能上网买到呢?真有“黑客”专门去盗取此类信息,还是有相关人员为了利益,恶意兜售的呢?

  其次,凭借假身份证补办手机卡,如果有实名认证的话,通讯公司是否很快就能辨认证件的真伪?就算没有实名认证,又有没有其他的途径帮忙验证呢?比如给挂失的号码拨打一下电话咨询下,或许机主接到电话,不是也能轻易地戳穿骗子的勾当?

  最后,单单凭借一通电话,就能轻易地让银行客服变更卡主信息。或许银行是出于方便客户的考虑,可是在这个“一接到提钱的陌生号码,就能意识到对方多半是骗子”的年代,银行就不能为客户多绷一根弦吗?

  在跟骗子斗争的道路上,有关部门一直在加大力度进行整治。可是如果漏洞出在堡垒的内部,又从何谈起对骗子的防范呢?那就真的是“防不胜防”了——防住了骗子,却没防住“自己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