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
主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 >
盗墓贼听到狗叫声拔腿就跑 却掉进古墓遇到文物
2016-10-16 17:19 | 来源: | 作者:

盗墓贼听到狗叫声拔腿就跑 却掉进古墓遇到文物

  老皮

  今年新学期开学不久,上中学的儿子带了一本《盗墓笔记》回家。岐山人老皮随手翻了几页,把书扔到了一边。

  其实15岁的儿子根本想不到,父亲曾当过近20年的盗墓者。在2006年前后,老皮盗掘古墓时被抓,判刑十年。坐牢几年后,老皮因健康原因保外就医。这期间他意识到盗墓不仅违法犯罪,且违反人伦,于是开始更新洗面,以求从灵魂上自我救赎。

  宝鸡市文化创意协会会长、作家郭鉴明,多年前和老皮相识。郭鉴明说此前他只知道老皮是一个从民间收藏古玩的农民,但有几次在关于文物的聊天中,老皮对文物的认识和见解让他很吃惊。后来老皮入狱改造,他这才知道老皮是个盗墓者。郭鉴明说自己有个写作计划,未来要把包括周原一带关于盗墓的故事写下来,一定是一本很精彩的纪实小说,老皮的故事则是他这本小说中的一个章节。

  为“致富”而挖古墓

  老皮进入盗墓这个行当是1988年,当时他初中刚毕业,跟着村里的一些年轻人混社会。

  岐山是是著名的青铜器故乡,这里的黑市文物交易一度非常猖獗。

  老皮当年还是小皮。一次文物黑市交易让十四五岁的他开始睡不着觉,因为他目睹了当地一老汉将两个黄色陶罐八千元卖给一个广东人。“当时我们县城附近的小旅社李住了许多外地人,大都是来收文物的。”老皮回忆说。

  1988年,一个工人一月工资也就100元左右。一个农民工干一天活,也就挣个六七元。两个汉罐卖了八千元,深深刺激了刚走上社会的小皮。“当时还讲万元户,老汉等于一夜之间成了准万元户。”

  于是老皮开始进入这个行当,每天就和几个同龄人到处转悠找“宝贝”。首选第一站是岐山县一个叫东坡的地方。因为传说这里曾是古战场,大雨过后经常有古代的东西被冲刷出来,当地农民劳动时,也经常会挖出来包括青铜器在内的古物。

  几个人一商量,认为这里一定能找到文物,于是每天晚上去野地里挖,挖了半个月却一无所获。

  老皮第一次参与挖古墓是在1989年秋天,一个同伙说某村杨姓人家的窑洞一侧有古墓,理由是看见了古代的砖头。

  于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几个人拿着铁锨镢头潜入杨家的窑洞顶部,拿着镢头一通乱挖。当盗洞挖到约一米深时,杨家的狗突然叫起来…… 第一次盗墓就以这样的失败而告终。

  折腾了几年一无所获,老皮决定改行收粮食。几年后,老皮有了一定的积蓄。某日,一个熟人背着一个编织袋找老皮,说想借5000元。见老皮犹豫,来人从袋里掏出一个碗口大的铜镜和一尊约二十厘米高的佛像做抵押。

  老皮二话没说把5000元借给来人。

  十来天后,借钱的熟人来找老皮,说他已联系好买家,让老皮和他一起去卖东西拿钱。

  买家是当地一家工厂的职工,最终以两万元成交。出门后熟人抽出5000元还给老皮,还带着他去下馆子。此时已经是1998年前后。

  深夜掉进古墓遇到文物

  两件文物卖了两万元,老皮又一次心动了。回家一番思想斗争后,老皮决定重操旧业。

  他先找到工厂的那个老职工,希望能收自己做徒弟。老职工没答应,只是告诉他做任何事情都要有专业的工具。听话听音,老皮花180元从老职工手里买了一把铁铲。

  尽管有“利器”在手,但奔波了一段时间后老皮仍一无所获。这时有人告诉他,这个行当没有专业知识是不行的。他就问如何才能学到专业知识,别人就笑着说都在书本里。

  老皮于是开始通过书本学习关于古墓的知识。某日,他看到了一段关于“宝贝放光”的描述,说是古代人在地下墓葬里埋的金属器物时间久了,夜晚就会在地下发光。

  对于“宝贝放光”的现象,老皮起初不大相信。但他后来发现好多本关于古墓葬和文物的书本中都有相关描述,并用科学语言解释为“磷铜反应”。

  尽管只有初中学历,但老皮对科学深信不疑,从此和伙伴开始夜晚漫无边际地“撵光”。所谓“撵光”,就是在夜晚,站在田野的制高点处,寻找看哪里的土地能发出微弱的的光亮,然后就摸黑朝哪里奔跑。但奇怪的是,每次跑到刚才看到的地方后光亮却消失了。几个人在地里一通乱挖,但都没有结果。

  2000年的秋天,老皮和同伙听说岐山扶风交界处的某砖厂有古墓,于是选择前往,但前三个晚上都没收获。第四个晚上,当几个人正漫无目的地寻找墓穴时,不远处突然传来狗叫声。以为惊动砖厂的人,几个人拔腿就跑。

  逃窜中老皮突然感觉脚底下一软、整个人掉进一个大坑。

  同伙已经跑远,狗叫声也停了,天下起了毛毛雨,四周一片安静。老皮壮起胆子打开手电观察四周,他掉进了一个约三米深的墓穴中。从墓穴周围环境看,应该是几天前因为下雨才坍塌的。

  再仔细观察四周,在墓穴的墙壁上看到了一个龛窝,里面堆放着一些瓷器、陶罐,还有一块铜镜和一尊香炉……

  从盗墓贼到文物贩子

  终于挖出了宝贝!但接下来老皮不知道东西卖给谁才安全。

  消息通过特殊渠道放出后,不时有北京、西安等地的“老板”来看货,但看完后都表示不值钱,出价从没高过一万元。

  某日,有熟人带了一位“香港老板”来看东西。但等进门摘掉了墨镜,老皮发现所谓的“香港老板”是他的一个远方表哥。老皮这才意识到这个行业里在弥漫着暴利的同时,也充满了欺诈和蒙骗。

  但盗墓的营生还在隔三差五地干着。一次他们白天在凤翔和岐山交界的某个废弃村落的土崖上发现了几处古墓,老皮和同伙选择雨夜去盗墓。结果墓穴刚从断崖处一挖开,里面积攒多年的雨水涌出,墓室瞬间坍塌。他说那次如果稍微反应慢一点,可能命丧其中。

  2003年以后,觉得盗墓太危险,老皮开始拜师转行走村串户收文玩。“其实就是文物贩子!”老皮说到这里嘿嘿一笑。

  一次他和师父在岐山农村花200元收到一个玉石扳指,上面有浮雕的龙图案。后来拿到宝鸡被当场开价1万。还有一次,他从凤翔县农家800元收了一套宋代的官窑瓷器摆件,后被西安的买家出价2万元拿走。也正是在这次交易中,老皮结识了卖家带来的“眼睛”(文物鉴定者)。对方后来偷偷告诉他,那套瓷器摆件被以人民币75万元转卖去了香港。

  在文物贩卖圈子混久了,老皮还学会了“埋地雷”。所谓的“埋地雷”,就是在大堆文物古董中,放进去部分复制品。“真假古董一起卖,往往是拿出来一堆东西,里面的小件都是真的。值钱的大件往往是假的,但贩子会给买家说这一堆东西是一个墓里出来的,不识货的老板就会上当。”

  从盗墓者转身为文物贩卖者,老皮见识了各种各样的人。甘肃天水人老魏其貌不扬,常年在凤翔、岐山一带收古董。有好几次老皮帮其牵线介绍生意,他亲眼看见老魏破旧的旅行袋里装满了成捆的钞票。2003年前后西安的“五哥”从老皮手里买走了一套瓷器,“五哥”带着老皮先后去了北京等地找专家“鉴宝”。一路上都是“五哥”和老皮先坐飞机到达目的地,随后就会有人开车将文物送过来。那段时间,“五哥”带着老皮住五星级酒店、吃山珍海味。

  因为此前有盗墓经历,熟识许多盗墓者,如今又和收买文物的圈子有交往,于是老皮一度成了凤翔、岐山一带有名的文物贩子之一。盗墓贼挖到东西都往他这里送,南方来的客商都喜欢来他家里“看货”。靠“吃差价”,一年下来老皮赚了约100万元。赚钱最简单的一次,麟游县一个农民给他送过来一个古代青铜酒具,2000元卖给了老皮。第二天,南方客商25万元买走了这个名叫“爵”的酒器,因为上面有21个铭文。

  盗墓现场被抓 获刑十年

  2006年初,老皮感觉这个行业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了,萌生退隐的打算。就在此时,此前带他入行的一位师父在甘肃某地帮人挖掘古墓葬成功后,在街头遭遇车祸当场死亡,这让老皮想到了前妻说的一段话,干这个行当是会折寿的。

  2006年底,就在老皮准备彻底告别这个行当时,一位朋友告诉他宝鸡北部某县发现多个古墓葬,请老皮去看看。老皮让他去找别人合作。朋友就继续给他做工作,说这个墓葬已被人开挖了一部分,几乎就剩下从里面取东西了,并再三强调这是最后一次。

  经不住朋友再三劝说,老皮决定干最后一次。

  古墓葬位于宝鸡北部某县的山区地带。这次盗墓在老皮的从业生涯中属于为数不多的白天公开挖掘。墓葬的顶部早前已被人开挖,老皮的主要任务是指导几个随从如何安全进入墓室。

  就在几个人准备大干一场时,民警从几个方面围了过来。老皮一行多人悉数被抓。后经法院判决,老皮获刑十年,老皮没有上诉。

  几年前,老皮因病保外就医。为了赎罪,他重新拾起了多年前掌握的果树种植技术,义务指导村人亲邻种植果树。尽管有过牢狱经历,但身边的人似乎并没有谁看不起老皮,或者对老皮有看法。

  老皮35岁的二婚妻子罗小云说,当年老皮一度执迷于盗墓想发财,结果气得前妻离家出走,后来直接和老皮离婚。2006年她和老皮认识时,老皮已表示彻底不在进入这个行当,结果结婚后不久就出事了。“我和他如今有个约定,如果他再敢和这个行当的人来往,离婚没得商量。”她给记者说这话时,一旁的老皮连连应诺,表示“绝对不会再走回头路了!” (注:文中老皮和他妻子均为化名)

  文物工作者:

  盗墓贼一般都和文物贩子勾结

  今年79岁的扶风人罗西章在文物系统工作了40年,退休前曾长期担任宝鸡市周原博物馆馆长。周原博物馆地处的陕西扶风、岐山一带,是周文化的主要发祥地和灭商之前周人的主要聚居区。几千年来,这里出土了大量周代的青铜器和不同时代的文物,也一直是盗墓贼经常光顾的地带。

  9月29日下午,谈起盗墓贼话题,罗西章显得无奈又痛惜。他说无奈的是盗墓贼至今仍未绝迹,痛惜的是自己参与抢救挖掘的许多古墓在打开后发现,多数都被盗墓贼盗窃或破坏过。

  罗西章最早接触盗墓贼是在上世纪50年代初,当时他随父亲在凤翔师范学校读书。父亲有一个经营丝线的手工作坊,隔壁就是一家古董店,经常有当地人拿着刚刚出土的青铜器等文物到古董店后院和店家讨价还价。罗西章是一个喜欢听故事的人,而且这些人经常会就手中的文物讲述关于其来龙去脉的故事。从这些故事中,罗西章知道了这些文物大多数都来自当地的古墓。也是在这些人的讲述中,罗西章还得知盗墓这个行当自古就有,新中国成立前许多外省人来周原一带盗墓。

  罗西章回忆说,上世纪80年代陕西某县博物馆曾经被盗。当时来自江苏的盗贼白天趁着参观的机会进入了博物馆,隐藏在某个角落里,然后在闭馆后实施了盗窃。由于博物馆门窗关锁,盗贼最后在博物馆的房顶开了一个洞,带着文物离开。后来这些盗贼在四川又从事博物馆盗窃时被抓获。

  周原地区盗墓历史悠久,西周时候就已经有盗墓贼了。

  罗西章说当地盗墓贼一般都是和外地文物贩子勾结在一起的。上世纪六十年代他就认识一个盗墓贼,据这个盗墓贼讲,盗墓贼一般都是团伙作案,技术骨干和核心人员多来自山西、河南等地。本地人在整个盗墓过程中一般只承担前期站岗放哨、前期土方挖掘等工作。“不过这个人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罗西章说。

  罗西章说近年来随着打击力度的加大,盗墓贼纷纷转入到了更隐蔽的层面,盗墓技术和手法也比以前更先进高明了。以前盗墓主要靠人工挖掘,如今只需踩好点,钻孔放入炸药爆破,形成盗洞,迅速取走文物。

  在保护文物之余,罗西章也对盗墓贼现象做过一些观察和分析。他得出的结论是,本地盗墓贼一般喜欢单打独斗,团伙一般不会超过三个人。这些人一般都是在村子里没有手艺的青壮年劳力,日子过得比较紧,胆子较大。

  退休刑警:

  秦公大墓被发现时 有247个盗洞

  宝鸡市某县公安局退休刑警老安对华商报记者说,盗墓最疯狂的是2003年前后,凤翔县雍城遗址保护区的几个村子里,每到秋天,村民们都会拿着洛阳铲去庄稼地里“探宝”。后来他问一个涉案的村民为啥要冒这个险,村民用当地流传的一句口谣回答他:要想富、挖古墓,一镢头一个万元户。这个农民说他当年在外地干一天建筑活才赚几十块,但随便挖一对陶俑出来,出手就是上千元。

  老安介绍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来自北京西安的多支考古队伍到周原遗址、雍城遗址保护区考古挖掘。由于考古工作前期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当地许多农民被当做劳动力雇佣前往考古现场帮忙,许多农民掌握了勘探古墓位置、通过土壤识别古墓的知识。后来文物收藏市场起来了,许多人看到有利可图、存在暴利,于是就铤而走险从事盗墓。“说白了,都是利益在作祟!”老安说。关于盗墓贼的猖獗,老安说位于凤翔县的秦公大墓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被发现时,考古现场发现了200多个圆形或椭圆形的洞口,经专家清理,247个洞口全为不同时期盗墓贼留下的盗洞。

  老安认为这几年盗墓现象之所以得到极大的遏制,主要原因是打击力度加大了,“只要是被认定挖掘古墓葬文物的,一般都是十年起刑,这对盗墓者形成了很大的震慑。”老安说。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