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
主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 >
西安火车站黑票点:自制白条车票非法营运跑长途
2017-01-24 12:36 | 来源: | 作者:

黑票点自制的车票

  车票,既是乘客乘车的凭证,更是乘客维权的保证。然而,一些黑票点仅出具一张自制车票,就能让乘客乘坐非营运大巴车。面对检查,他们如何逃避?非营运车或手续不全的车辆又是如何将自己“洗白”,并堂而皇之地“营运”。近半个月来,华商报记者在西安火车站广场及其附近进行了暗访。

  2017年春运1月13日正式开始。每年春运,各级政府、相关执法部门都在关注春运安全,“严”查下的春运安全到底做得怎么样?1月16日,华商报记者以普通旅客的身份乘坐由西安发往汉中方向的车辆,进行了暗访。

  “走不,马上发车”

  火车站广场拉客

  1月16日中午12时左右,华商报记者扮作旅客,拉着一个小行李箱从西安火车站出站口出来。有中年妇女上前询问:“师傅到哪里?去汉中不?去汉中不?”

  中午12时58分,记者先进入火车站广场,再向西绕至游客服务中心。记者扮作一名刚下火车的旅客,一边假装打电话,一边经过火车站广场向南走。在铁栅栏附近,一名穿黑衣服的男子挡住记者的去路问“坐车不,到哪里去”。记者没有回答,该车托就一直跟着,跟了一会看记者实在没有想坐车的意思,就离开了。这时,又来了一名穿红衣服的女车托,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凑到记者身边问:“师傅,你到哪里去?我们这里有去汉中的,如果你想去现在就发车,车票还可以再便宜一些。”该女车托正说时,三名携带防爆盾牌的警察走来,女车托立即装作没事的样子,穿过马路离开。

  就这样,车托第一次试图拉记者走失败。因为记者拉着一个行李箱,这个明显的标志还引起其他车托的注意。

  13时05分,华商报记者拉着行李箱来到陕西省西安汽车站门口,这时有个车托来到记者面前,问去汉中不,为了假装摆脱车托,记者在汽车站里转了一圈,返回加州牛肉面馆门口,假装大声给家人打电话,这时几名中年妇女车托又上前询问:“走不,如果走就快点,马上发车”。

  虽然西安火车站广场区域从去年8月电视问政以来,环境治理有了明显好转,但华商报记者暗访发现,火车站广场车托拉客现象依然存在。记者注意到,类似这种情况,身边的不少旅客都会遇到。

  “很多汉中乘客都知道,你咋不知道”

  黑票点在一排简易房里

  在线人的提示下,为了更进一步找到黑票点,华商报记者通过电话找到这些车托的上线。记者拿出车托在火车站广场发的电话名片,进行电话联系。

  华商报:请问是去汉中的大巴吗?

  车托:是!

  华商报:还有座位吗?

  车托:有!车马上就开了。

  华商报:你们在哪,我咋找你?

  车托:就在原来的老地方上车。(警惕性很强)

  华商报:我听不清在哪,我每次来西安就分不清东南西北,只知道个大体,不知道具体位置。上次也是你们把我从火车站广场拉走的。(为打消对方疑虑,华商报记者用汉中话)

  车托:就是原来的老地方。你咋说的话不像汉中话,你去哪里的吗?

  华商报:你咋,坐车还要查户口?

  车托:没事,就是问一下。

  华商报:我在火车站,怎么过去?

  车托:从火车站一直往东走!

  华商报:行行行,我再问一下。

  车托:好。不知道的话再打电话。

  华商报记者拉着行李箱沿着城墙向东走,在火车站管委会门口,一名中午妇女把记者和其他三名拉着箱子的人员拦住,不停地问去汉中不,如果去的话现在就跟她走,车票还可以商量。

  因为其他三名旅客没有同意,为了找到线人提供的“黑”售票点,记者以不安全为由,拒绝了该中年妇女的再三纠缠。到了尚俭门,记者再次拨打车托的电话,车托说:“你电话别挂,从尚俭门再往南走几十米就是一个公交站牌,你在那里等。”记者按他的要求走了十几米远,这时车托在电话里突然说“别走了,别走了,我看到你了,你再返回来顺着城墙走,就看到我了”。(据内线介绍,这是车托故意使用的方法,主要目的是检测一下来乘车的人是不是顾客)。

  华商报记者正在与车托通话时,一名穿黑色羽绒服的短发中年妇女跟记者打招呼:“一个大老爷们还找不到地方,你以前在这里坐过没有?很多汉中的乘客都知道这个地方,你咋不知道啊?”该女车托边带着记者走边试探记者的底细。记者说:“你们的电话是一个乡党给我的,以前都是你们把我从火车站广场拉走的,现在这样找肯定找不到地方啊!”该中年妇女边说,边把记者领到距尚俭门东约50米处的一排小房子里。

  据内线介绍,前几年车托直接在火车广场强行拉客,非常猖狂。近几年随着整治力度加大,车托在火车站广场叫座少了,为了圈定一些固定客人,车托就印了很多联系名片。来自汉中、城固、洋县方向的人员,很多人有这些名片。这一排简易房子,就是黑票点的根据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