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官方网站
主页 > 新闻 >
小伙网恋被“女友”骗走6.85万
2018-01-30 14:07 | 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原标题:小伙网恋被“女友”骗走6.85万

引言:网恋不到两个月,小张女友的面未见上,却被骗走6.85万元。巴州警方调查发现,跟小张谈恋爱的李胜男(化名)其实是男儿身。

随着李胜男的落网,一个在全国多地行骗的电信网络诈骗团伙浮出水面。该团伙对内称直销组织,对外称“零成本快回报”,实行军事化管理,选择打工群体以谈恋爱为由巧立名目骗钱。

亚心网讯(记者 石丰森 通讯员 朱祥明)1月23日凌晨,在库尔勒市火车站,民警将李胜男所在的电信网络诈骗团伙20名嫌疑人从内蒙古包头押解回疆,移交给巴州公安局。

小伙:“女友”频出意外要走6.85万元

28岁的小张在巴州若羌一家单位工作,单身,家在内地。因他工作地点在哈密附近,休息时多待在哈密的单位宿舍。小张说,去年9月5日,一个QQ名为“傻丫头”的人加他为好友,称在相亲网站看到信息。“我确实在相亲网站发过信息,就加了”。

聊天中,名叫李胜男的“傻丫头”告诉小张,她24岁,在辽宁鞍山一家服装店当导购。“傻丫头”还发来了照片,小张一看,女孩长相秀气、皮肤白皙、留着长发,感觉不错。“李胜男说父母已去世,家中还有弟弟和奶奶,条件较差,打工工资也低。”小张说,李胜男还发来了老家的照片,这让他产生了同情心,觉得李胜男应该是过日子的人,想着让她来新疆发展。但李胜男说自己刚工作半个月,带的七八百元也花完了,没钱买票。她还把身份证拍照发给小张,身份证信息显示,她家在陕西。

小张随后给李胜男打了1000元让她买票。收钱后,李胜男告诉小张,以前晚饭吃得最多的是面条,有钱了吃了一碗喜欢的酸辣粉,结果肚子疼,到医院一检查得了急性阑尾炎,并给小张发来鞍山市人民医院的彩超诊断报告。

“我们认识一周确定了恋爱关系,想着李胜男家庭比较困难,我给她打了2万元手术费。”小张说,9月19日,女友出院后购买了鞍山-北京-哈密的火车票,并发来了照片。前往新疆途中,李胜男称在车上接开水时,水洒出来弄坏了别人的电脑。“女友吓哭了,想着她没钱,我又打了9000元给她用于赔电脑。”小张想和女友视频,但李胜男称手机像素不好无法视频。

盼望女友来疆的小张没想到,接下来李胜男告诉他:“我奶奶突发心脏病,我得回家一趟。”过了几天,李胜男又称奶奶去世需要丧葬费,向小张要了3.85万元。

2017年10月20日,小张联系女友发现被拉黑,打电话也无法接通了。“第二天,我再次给女友打电话,是一个男的接的,说手机是捡到的。”小张说,他意识到上当受骗,便向若羌县公安局报了警。

民警:诈骗团伙以谈恋爱为由实施诈骗

若羌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李小刚介绍说,接警后,通过对李胜男身份核查发现,李胜男是一名27岁的山东男子,在辽宁鞍山一带活动。“诈骗时,李胜男除名字是真的,身份证等信息全是假的。”

去年12月底,民警前往辽宁鞍山调查发现,李胜男已流窜至内蒙古包头市,他所在的团伙是一个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的电信网络诈骗团伙。

2018年1月11日,在包头警方配合下,民警在包头市东河区解放路、和平路、工业路3个诈骗窝点同步实施抓捕行动,共抓获20名犯罪嫌疑人(14男6女),收缴作案手机35部,银行卡31张,并对其余19名涉案嫌犯上网追逃。

据介绍,这个电信网络诈骗团伙对内谎称直销组织,对外称“零成本快回报”,实行军事化管理,主要是利用网络随机钓鱼(加受害人QQ或微信),以婚恋交友为名,骗取受害人信任后骗取钱财。

“团伙组织分工严密,分董事长、经理、寝室长和普通员工。”李小刚介绍说,最高级别的董事长负责诈骗的全面工作,核心成员经理负责日常工作的管理监督,骨干成员是寝室长,每个寝室有5-6个普通成员,普通成员在寝室长带领下实施诈骗。他说,经理还写了诈骗“剧本”,编造“剧情”骗受害人上钩,他们一开始的“问候语”通常是“你是不是真的想谈恋爱”。

李小刚说,成员平时吃住都在租赁房中(团伙成员称为“寝室”),没有寝室长批准不准出门,平时吃的多是土豆、白菜。

截至目前,嫌犯已交代案件20余起,涉及福建、云南、河北、新疆等地,警方已追回涉案赃款20余万元。

嫌犯:骗一个人一般不超过5000元

“担心受害人报警,我们骗一个人一般不超过5000元,小张是个例,骗到最后,我们实在找不出理由了,只好作罢。”被抓后,骗小张的李胜男说。

李小刚说,与以往电信网络诈骗不同,该团伙对内称直销组织,实际上披着传销外衣。“嫌犯在拉团伙成员入伙时,称花费2900元购买一款苗氏五味子的产品即可成为普通会员,发展下线越多,获利越多。团伙每天早中晚都会学习,给成员洗脑,灌输年轻人要有财富梦想、要发展,升级了就可以开豪车、住别墅。成员诈骗来的钱财一般会自己留下20%-30%,其余的会打到上级指定账户,购买苗氏五味子,等着升级、分红。实际上所谓的产品苗氏五味子团伙成员几乎就没有见过”。

嫌犯以工资高为由拉拢老乡、同事、朋友,入伙后将其身份证、银行卡收走以进行控制。“嫌犯主要是在各类相亲网站上选择受害人,先加QQ或微信跟对方聊天。”李小刚说,等取得对方信任,便以工作不顺心等为由博取受害人同情,受害人让嫌犯前往所在地时,便以购买火车票为由索要钱财。“嫌犯给受害人发的照片都是网上下载的,火车票、彩超是PS的。”

李小刚说,嫌犯诈骗10人中成功的一般只有一两个。每个寝室中一般都是男女搭配,男子冒充女子诈骗时,受害人要听对方声音,女子便会扮演起该角色。“嫌疑人使用的是网络,让受害人支付的方式也多种多样,给我们破案带来了困难。也想提醒广大群众,在网络虚拟空间不要轻信陌生人,特别是涉及钱财时”。

对话:寝室长:第一次骗700元10个小时没敢点“收钱”

1月23日下午,记者在库尔勒市见到了在团伙中担任“寝室长”的刘某。26岁的刘某家在河南,父母在老家种地。

记者:你是怎么加入这个团伙的?刘某:我读完初二就到南方打工,去年在家过完年,一名以前的同事说有个工作工资高,也轻松,我就过来了。

记者:行骗的手法跟谁学的,你当的“寝室长”都负责什么?

刘某:跟老寝室长学的,把我教得差不多了,老寝室长又组建新的寝室去了。2017年6月我升为寝室长,平时主要负责寝室成员的管理和吃喝等。

记者:怎么发展成员?刘某:先从朋友圈筛选,年龄太大的不要。家里的顶梁柱,家人会经常联系,也不会要。寻找的是正在打工的,心中有抱怨的年轻人,我们“家”五六个人平均年龄在20岁左右,我算大的。

记者:平时怎么管理成员?刘某:跟他们讲得最多的是我们从事的是直销,是要赚大钱的。成员一般不让外出,外出也是两个人,方便监督。

记者:“寝室”成员有逃离的吗?刘某:有,有人离开我们会极力挽留,实在留不下,就让对方出去不要乱说,如感觉对方会乱说,我们会换地方。

记者:选择什么样的人行骗目标?刘某:一般是打工的,知识层次不是太高的,年龄不能太小的。

记者:行骗心里不慌吗?刘某:主要是诱惑力太大了,“领导”说,投资2900元,拉人多了能挣290万元。

记者:第一次诈骗是什么时候?刘某:第一次骗人是进团伙3个月,骗了以前的同事700元。我注册QQ号,冒充女的跟对方“谈恋爱”,以购买火车票为由诈骗。看到对方给我转账的700元,感觉看到了发财希望,但还是犹豫,10个小时没敢点“收钱”。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